遠觀勝於近玩!口香糖藝術

 

口香糖是奇妙的人工食品,同樣的那麼一片/塊,嚼前誘人、嚼後惱人。

那些惰於處理的懶人們,便讓口香糖成為困擾現代化城市的公害,各大城市政府無不曾奮力對抗。回顧我們的小學回憶,總挖得出那些手執刮刀直尺奮戰、外加口含三字經的片段。

英國長年深受其擾,不僅當地著名喜劇《豆豆先生》以此作梗,許多大城市幾年前起更立法徵課口香糖稅,以補貼高額的清潔費。上個月,當地政府機構與相關團體還舉辦活動「Do Douglas Proud – Bin Your Gum」宣揚口香糖不落地。 然而,法規只能罰在事後,政府宣導更是乏人問津。那麼,看看創意人怎麼出奇招吧!

來到歐洲的一方展場中央。人形雕塑以醒目的黃色、高展雙臂呈「勝利之姿」。遠觀,雕塑的紋理就好似人體肌膚的細孔般栩栩生動;近看,原來是不斷交疊著咀嚼後的黃色口香糖。這是兩所德國藝術學院- Eindhovense&SintLucas 共三千多名學生,日前為了慶祝順利於荷蘭合併聯盟,而「各出一張嘴」協力創作的口香糖立體雕像。

類似手法的集體創作已非新聞,例如按掌印、照片馬賽克等,但這確實是一個既公平、快速又深刻印象的作品-每個參與學生咀嚼相同口香糖,又各自留下DNA、真真實實成為「作品的一部分」。年底,該作品也將於荷蘭的多媒體藝術節 STRP Festival 展出。

美國西雅圖則有一面著名的「口香糖之牆(Gum Wall)」。該牆緊鄰擁有百年歷史的派克觀光市場(Pike Place Market),當初就隨著市場戲院外那長長人龍而誕生。1988年,這面磚牆擁有者終於放棄清理後,自此成為獨樹一格的觀光景點,好萊塢明星珍妮佛安尼斯頓主演的《愛上妳愛上我》還曾在此取景。

不是每個城市都如此幸運,能夠像「Gum Wall」般因禍得福。未免政府全面開罰、甚至學起新加坡的禁令而重創口香糖市場,泡泡糖品牌Hubba Bubba也自擔起責任,曾在澳洲展開有趣的行銷活動「口香糖海報」-同樣秉持集體創作精神,在人潮集散地放上幾幅僅構線的海報,編上不同區塊和不同顏色口香糖的編號後,就靜待消費者參與完成了。

國外更有業者化被動為主動,隨糖附贈空白畫板,結合口香糖藝術與幼童腦力開發課程,另闢市場。

 

解決環境公害需要更多樣的手段,過去多以宣導、公關、校園活動、乃至法令途徑為主軸;如今,設計、藝術、廣告行銷亦投入其中;在可見的未來,甚至更多心理學家、行為經濟學家、以及近年漸興的腦科學研究者共同參與解決大規模的社會問題。而品牌的企業文化、組織DNA裡頭,若能及早進化納入企業社會責任(CSR)、社會體系,也將更符合未來的重視社會價值和品牌意義的消費環境。(撰文至此,不禁要想:檳榔渣與檳榔汁能怎麼玩?又,中國大陸的吐痰文化呢……)

口香糖藝術,數大便美,但,筆者個人以為:「還是遠觀勝於近玩!」雖然上述案例都是有助解決問題的創意妙法,但不禁試想,撤展或口香糖褪色後怎麼辦呢?何況這些咀嚼後的黏塊,確實難免會令觀看者心生噁心。(筆者邊看大量資料照片邊撰寫,就停筆了數次啊)看來,對付這些令人又愛又惱的黏塊,我們需要更好的解決方式。

最後,來看看義大利口香糖藝術家Maurizio Savini精采的作品吧!

圖片皆為網路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