蒲公英子團隊全心呵護您的品牌,也請您善待這群終日思慮品牌溝通、患有設計後遺症的孩子們。

Akai

我是阿凱

從物理補教老師,跨足視覺創意、網站設計、再到市場經營。沒辦法,耐不住城市的醜陋和無聊。

「身為視覺&程式設計師,以及團隊暨專案管理人,為了品質和效率,長期聚精會神,這表情也是難免了。當然,別擔心!這神情只展現在我們團隊和電腦面前。」

Rhyme

我是阿達

從台大新聞所起,把長年文字創作興趣變成工作。這是冒險的,但慶幸的,廣告設計這行一樣迷人。

「從事文案設計&品牌定位企劃,得像個演員。每個品牌都有一種個性,當然要對著不同消費族群看不停、揣摩心理。看得一雙迷濛(脫窗?)大眼,也無可避免。」

Jo

我是阿Jo

在灰陰的英國倫敦學繪畫。返台,來到台北工作,才發現天氣一樣陰雨、善變。但食物好吃的多。

「因為視覺設計&手繪藝術,每天與色彩、線條膩在一起,這樣瞇起眼來看個仔細,每天總要發生好幾次。如果拍照的工作也漸多,到時候眼睛可不只瞇成一條線了?」

 
Back to top